快捷搜索:  

上海成片旧改历史性收官 这块“硬骨头”是如何被啃下的?

2022年7月24日,黄浦区建(jian)国东路68街坊及67街坊(东块)二轮征询首日,以97.92%的(de)高比例完成签约,标志着上海市已全面完成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困扰上海几十年的(de)民生难题得到了历史性解决,那么被称为天下第一难的(de)旧改工作,上海人(ren)是(shi)如何啃下这块硬骨头的(de)?我(wo)们(men)来看记者在一线的(de)调查。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当时9月伊始,70岁的(de)沈慧琳一家即将迎来全新的(de)生活。随着上海全面完成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他(ta)们(men)马上就要搬离这间住了30多年的(de)老房子,15平方米的(de)空间装满了打包完毕的(de)物品和对(dui)蜗居岁月的(de)点滴回忆。百年石库门散发着中西合璧的(de)海派腔调,也诉说着这座超大城市最急最愁最盼的(de)民生难题。

同样是(shi)在建(jian)国东路68街坊建(jian)三居民区,这座废弃的(de)水塔格外显眼。当年为了解决住房难题,人(ren)们(men)见缝插针的(de)造房子,高耸的(de)水塔下面就藏着一个破旧的(de)三层小楼,老李也曾蜗居着好(hao)几户人(ren)家,穿过漆黑的(de)楼梯间,再沿陡峭的(de)木梯而上,这个不到7平方米的(de)空间,就是(shi)宝志华一家3口曾经的(de)家。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眼下,尽管整个社区搬走的(de)居民已经超过八成,但居委会党总支书记陈瑜每天还是(shi)要走走转。

今年88岁的(de)胡荣干和老伴已经在这里生活了50多年,14.3平米的(de)狭小空间,各种物品堆放得满满当当,床的(de)一头便是(shi)抽水马桶。这样的(de)日子马上将成为过去,两位老人(ren)已经完成了房屋征收签约,动迁组很快就会帮助他(ta)们(men)搬进新家。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与建(jian)国东路68街坊一街之隔的(de)徐二社区属于67街坊东块,这里的(de)房子大多修建(jian)于1925年前后,生活在这里的(de)900多户居民,在今年7月之前绝大多数都还过着手拎马桶的(de)日子。

上海市黄浦区徐二居民区党总支书记 吕黎明:我(wo)们(men)这里小区有三个倒粪站,(每天早上)陆陆续续人(ren)很多,有时排队(dui)倒马桶、倒痰盂。

陆家嘴是(shi)上海,老虎窗、亭子间也是(shi)上海,黄浦江蜿蜒流淌是(shi)上海,弄堂里的(de)曲折过道也是(shi)上海。拎着马桶看东方明珠,折射出的(de)是(shi)上海老城区百姓难以言说的(de)窘迫和无奈,也是(shi)上海人(ren)治理上海最难的(de)工作之一。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上世纪90年代初,上海市民住房矛盾异常突出,数10万户家庭人(ren)均居住面积低于4平方米,其中3万多户家庭人(ren)均居住面积不足2.5平方米。急老百姓之所急,想老百姓之所想,30年的(de)时间(shijian)里,旧改始终是(shi)上海最大的(de)民生、最难的(de)课题。从1991年到2022年上半年,上海完成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约4000万平方米,受益居民约165万户,任何改革都有这样的(de)规律,越到最后越是(shi)最难啃的(de)骨头。党的(de)十八大以来,特别是(shi)近5年,上海下定决心提出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全面完成成片二级旧里以下房屋改造,这是(shi)对(dui)百姓过上美好(hao)生活的(de)庄严承诺。从2017年至2022年,5年累计改造二级以下旧里房屋328万平方米,受益群众16.5万户。尽管受到疫情影响,但仍将上海市住房发展十四五规划中,2022年底完成成片旧改的(de)目标提前交出了优异答卷。

同济大学原常务副校长 伍江:这是(shi)一个奇迹,后面是(shi)最难的(de),这是(shi)城市发展的(de)规律,旧改难也许全中国都差不多,但是(shi)上海因为这个城市特殊,人(ren)口多、密集,它(ta)难度更大。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万勇:住房短缺、居住拥挤是(shi)世界性的(de)问题。民间说旧区改造是(shi)天下第一难,真的(de)是(shi)这样,(上海)市委市政府对(dui)于旧改的(de)决心也更大,难度也更大,压力也更大。最近5年实际上是(shi)收官期,啃的(de)是(shi)硬骨头,我(wo)们(men)画了一个抛物线,30年动迁到了最近5年,在大家的(de)努力下这个抛物线翘上来了,旧区改造考验决心和毅力,也考验攻坚克难,破解瓶颈难题的(de)治理能力。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2022年9月初,一部讲述上海旧改搬迁弄堂百姓生活的(de)原创舞台台剧《宝兴里》正在加紧彩排,而这部即将公演的(de)舞台剧故事内容就取材于上海宝兴小区的(de)旧改搬迁。

徐丽华是(shi)宝兴居委会成立以来第五任党总支书记,2018年他(ta)上任时,这片老石库门里弄房屋破旧、隐患突出,没有独立的(de)厨卫设(she)施,户均居住面积只有12.6平方米。2019年宝兴里居民终于盼来了旧改,但陈青苗一家却陷入了纠结之中。

宝兴里居民:(搬远了)我(wo)妈也不是(shi)很方便,考虑要去医院什么的(de)。

家家有本难念的(de)经。在旧改中,各种家庭的(de)难处与矛盾经常被放大,宝心里同样如此。为了精准摸排,徐丽华和同事们(men)特意制作了一张问题清单,负责给清单打勾肖像的(de)是(shi)党建(jian)引领下的(de)群英会。宝兴里项目首次在区级层面构建(jian)旧改项目党建(jian)联席会议加临时党支部的(de)党建(jian)工作机制,集合各方力量群策群力、攻克难题。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上海市黄浦区宝兴居民区党总支书记 许丽华:关键还是(shi)要了解(居民)的(de)难处到底是(shi)在哪里,打消他(ta)很多的(de)顾虑,从不开门,从打开沙门到进到房门,然后才能坐下来,再跟他(ta)慢慢讲旧改的(de)政策,最后让他(ta)能够接受。

既讲征收政策的(de)普通话,又讲居民容易听听得进的(de)上海话,心结就这样被打开了,问题清单也在一天天缩水。2020年仅用172天宝兴里实现了全部1136户持证居民100%自主签约,100%自主搬迁,刷新了中心城区旧改成果新纪录。黄埔区从宝兴里旧改中探索出了推动旧改群众工作的(de)宝兴十法。

上海市黄浦区宝兴居民区党总支书记 许丽华:其实我(wo)们(men)理解工作十法,叫群众工作十法,所以它(ta)的(de)核心就是(shi)群众想尽办法去帮他(ta)解决这些问题,最后他(ta)才能够如期的(de)去签约去搬家。

如今曾经居住在宝兴里的(de)老街坊都已经陆续搬入了新房子,而徐丽华最开心的(de)就是(shi)收到他(ta)们(men)发来的(de)新家照片。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破解难题要从解开老百姓的(de)心结入手,而更为重要的(de)是(shi)用制度保障征收工作的(de)阳光透明。这是(shi)2021年7月30日,黄埔区122旧改地块征收办公现场,已经签约结束的(de)居民围着这块触控屏查看最新情况。

百年岁月里繁花似锦的(de)远东第一城不是(shi)一天建(jian)成的(de),上海记载历史的(de)独特方式就是(shi)散布在老城区里的(de)这些古老建(jian)筑。上海的(de)旧区改造不仅是(shi)在执行人(ren)民城市的(de)理念,同时历史建(jian)筑和理论里的(de)上海风貌又将如何延续,也考验着这座城市的(de)精细化治理。

91岁的(de)郭俊春老人(ren)出生在位于黄浦区乔家路里弄的(de)书隐楼,这座有着250多年历史的(de)建(jian)筑,很多房间都已是(shi)四处透风的(de)空壳,在台风田里风裹着雨水直接灌进来。眼前残破不堪的(de)景象,让人(ren)很难把今天的(de)书隐楼与历史上上海三大名媛之一联系起来。但从精工细作选材考究的(de)雕花上,依稀还能感受到它(ta)被尘封的(de)岁月风华。郭俊春老人(ren)在这里居住了80多年,看着从小生活的(de)老宅一天天衰败,他(ta)既心痛又无奈,地层修缮所需的(de)巨额资金老人(ren)一家根本无力承担。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建(jian)筑就是(shi)时光凝固的(de)历史,要建(jian)设(she)一座人(ren)民之城,星罗棋布的(de)古老建(jian)筑群必须被善待被保护。乔家路地块地处老城乡历史文化风貌保护区,有着十分丰富的(de)历史遗存。但同时这里也是(shi)上海老城乡居住条件最差的(de)地区之一,居民对(dui)旧改盼望理解。然而前期房屋征收成本越来越高,光靠政府财政投入难以为继,若让开发商来改造成本收益可能倒挂,参与改造的(de)意愿也在降低。

既要改善民生,又要延续文脉上海旧改要同时完成这两项任务,就必须破解资金这个卡脖子的(de)难题。2019年乔家路地块探索了 市区联手、政企合作,以区为主 的(de)旧改新模式,由市属国有企业(qiye)上海地产集团与区属国企金外滩集团共同组建(jian)以城市更新旧区改造为核心内容的(de)平台公司(gongsi)(gongsi),全方位参与乔家路等地块的(de)旧区改造工作。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有了机制的(de)创新,不到一年的(de)时间(shijian),书隐楼理清了复杂的(de)产权,资金平衡难题也得以解决。这座250多年历史的(de)私家园林建(jian)筑收归为国有,抢救和修复工作随即展开。许菁芸和团队(tuandui)(dui)用了一年多的(de)时间(shijian)对(dui)这里的(de)每栋建(jian)筑进行一栋一册的(de)甄别和健康。

上海北外滩东长治路50号,这座始建(jian)于1934年的(de)建(jian)筑,是(shi)雷士德工学院的(de)旧址,虽然仅办学10年,却为中国培养了一批不可多得的(de)工科人(ren)才。如今历经近90年风雨洗礼,这座上海市优秀历史建(jian)筑正在修缮保护中,重新焕发生机。建(jian)筑材料样本陈列室里,工程师们(men)正在对(dui)比新到的(de)瓷砖材料。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把历史建(jian)筑像对(dui)待老人(ren)一样精心呵护,是(shi)上海这座国际都市的(de)时代责任和担当。2017年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旧区改造方案,由拆改留并举,以拆除为主,调整为留,改拆并举,以保留保护为主。并且基于中心城区历史建(jian)筑普查,明确提出730万平方米理论建(jian)筑应当予以保护保留的(de)目标。2019年上海市出台新版历史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jian)筑保护条例,2021年8月更是(shi)在国内率先以地方立法形式出台了上海市城市更新条例。

同济大学原常务副校长 伍江:拆改流为以拆为主转向留改拆以流为主,并不是(shi)说我(wo)们(men)不要改善,只不过我(wo)们(men)发展的(de)观念和模式变了,我(wo)们(men)更多的(de)是(shi)从西部出发,从规律出发,来让人(ren)们(men)在物质空间生活水平提高的(de)同时,充分的(de)照顾到我(wo)们(men)的(de)其他(ta)的(de)需求,特别是(shi)历史文化的(de)需求。其实十八大以后就提出了我(wo)们(men)国家的(de)转型问题,从速度数量为发展的(de)目标转变为高质量发展,这是(shi)一个非常重要的(de)标志。

同济大学建(jian)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 周俭:上海一直在想或者在在探索怎么样把人(ren)民城市发展思想融入到我(wo)们(men)的(de)城市更新,政府的(de)各个部门,包括领导都是(shi)在想方设(she)法的(de)动脑筋,也一直找我(wo)们(men)的(de)专家或者说专业人(ren)员去探讨,在改善民生的(de)基础上,又推动经济发展,又改善地区的(de)品质。

上海旧改:连啃硬骨头

如今新天地、田子坊金朝8弄,经过翻新改造后的(de)城市新地标,让历史文化与现代生活融为一体,创造出一座建(jian)筑可阅读街区可漫步历史可追忆的(de)城市。最近一段时间(shijian),建(jian)国东路68街坊建(jian)三小区的(de)弄堂里弥漫着离别的(de)气氛。当居民们(men)纷纷奔向更为宽敞的(de)新天地,居委会的(de)社工也因为旧改工作的(de)落幕,将要分流到新的(de)社区工作。到新的(de)地方越来越锋越顺利。不久的(de)将来。胡阿公也将搬入盼望已久的(de)新居。

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万勇:人(ren)民城市人(ren)民建(jian),人(ren)民城市为人(ren)民。旧区改造这个工作实际上正好(hao)诠释了人(ren)民城市重要理念。中华民族的(de)伟大复兴必然包括城市的(de)复兴,而城市复兴最精要、最艰巨的(de)部分实际上是(shi)在旧区、在旧城。上海通过旧区改造写下了辉煌的(de)篇章,走出了一条中国超大城市旧城区现代化治理之路,可以说是(shi)中国式现代化的(de)样本,也是(shi)世界人(ren)居发展史上的(de)重大历程。

一处处旧里换新颜,一家家洗迁新居的(de)背后是(shi)把人(ren)民城市理念落到点点滴滴,是(shi)把人(ren)民对(dui)美好(hao)生活的(de)期待变成可感的(de)现实。正是(shi)持续的(de)机制攻坚和精细的(de)治理功夫,才能在发展与离别中留乡愁,在梧桐夜、咖啡、香间流淌烟火气。当旧改的(de)阳光照进百年石库门,既温暖了人(ren)心,又唤醒了文脉一砖一瓦一楼一阁,旧改为这座城市创造了一个更有温度的(de)未来。

上海成片旧改历史性收官 这块“硬骨头”是如何被啃下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共有:211人留言! 共有:211人喜欢本文!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